亚里士多德:如果不幸福,你可以这么做 | 思考

2020-12-28 15:13

亚里士多德——西方理性之父,古希腊哲学集大成者。

他是柏拉图的学生,亚历山大大帝的老师。他极大程度地影响了2000多年来人类文明的整体走向。


亚里士多德认为,将幸福作为最高的善,才是生活的真谛。


幸福从我们的理性所决定的并对我们长期有益的事中表现出来。幸福不是享乐,而是一种有意义的生活的副产品。


从物理学到心理学,再到生物学,亚里士多德在一系列学科上具有极高的权威,这使得他在整个中世纪时代干脆被当作是“唯一的哲学家”。但丁称他为“知者中的大师”。亚里士多德甚至影响了托马斯·阿奎那以及如阿威罗伊这样的伊斯兰哲学家。

亚里士多德在为一切事物分类上面的严谨态度与不懈追求极大地影响了过去2000年来的哲学与科学思考。他开启了一种非常理性的、右脑式的方式来观看西方文明的本质。


人们常说,哲学的历史可以在柏拉图主义者与亚里士多德主义者之间划分开来。柏拉图认为,我们在物质世界所能感知到的一切都有一种潜在的形而上的真实,“真理”存在于表象世界的背后或超越了表象世界。然而他的弟子亚里士多德却很大程度上是一位从具体细节出发的哲人,他感兴趣的是世界如我们所见的样子。


在跟随柏拉图学习了20年之后,亚里士多德得到这样一种观点,那就是,我们对于世界的理解必定建立在我们的五种感官之上;他以缜密而善于分析的头脑将事物分解成其组成部分,包括那些表面上很含糊的元素,如幸福和美德


我们的职能是什么


与柏拉图暗示事物潜在真实的“形式”概念不同,亚里士多德对于“形式”的使用仅仅指向事物的秩序或结构。若要了解一件事物是什么,你必须知晓其职能。比方说,我们欣赏一条船,并不是将其作为绑在一起的几条木头来欣赏,而是将其作为某种能载我们过河的东西来欣赏的。


然而,我们能否说出人类的职能是什么?人类的职能不单单是生长,因为这会使我们等同于一棵植物。也不单单是看、听、闻,因为这一点上我们同牛马也没有什么不同。亚里士多德说道,我们人类的独特之处在于遵循理智采取行动的能力。一件事物的本质在于它如何被组织起来,而人类的本质,由于其组织自己大脑和行为的能力,在自然界是独一无二的。一个人归根结底是他所养成的品德以及他所做出的选择,因此,一个依据最崇高美德来组织自己生活的人会成为伟大的人。


我们并非通过将一个人看作无数细胞的集合来抓住这个人的特点,而是通过将其区别出来的东西。正是通过欣赏人们的品德、或是其毕生打磨的艺术或技艺,我们才得以抓住他们的本质或职能。亚里士多德说,一名长笛手或雕塑家,若是将长笛演奏得极为出色或是在雕塑中体现出极大的力量,那么他就会成功。成功取决于职能的实现。


获得幸福


亚里士多德伦理理论的出发点是幸福,因为他相信人是理性生物,会做出为其带来终极裨益的决定。虽然至善通常被翻译为“幸福”,但它也可以被解读为“美好”“成功”或是“繁荣”。


作为理性生命,我们的最大幸福来自于那些我们出于理智所做的选择。我们找到长远看来对我们最好的东西,然后在追寻它的途中幸福就作为副产品降临。仅有享乐的人生不会令我们幸福,因为它使我们丧失了在有生之年为某个目标所做的理性而有目的的行为。最崇高的幸福之路是那条给予我们最真实的快乐的道路。比方说,阅读言情小说或惊悚小说带给人的快乐就比不上阅读托尔斯泰时人们所能收获的深意与满足。


许多人仅仅寻求生活的满足,亚里士多德认为他们没比“食草动物”强多少。为了拥有一份“完整的生活”,我们必须将行为与美德相结合,不断完善自己并改进自己的技能。真正的幸福会随着我们在时间中打磨自己、追寻目标而浮现出来。


“因为一燕不成春,一日亦不成春。”亚里士多德说道,“同样,一天或是很短的时间不能使我们享福又快乐。”他将时间本身形容为“发现之路上的好搭档”,这既揭示了我们自身的本质,也揭示了世界的本质。


亚里士多德说,友谊是美好而完整的生活的一部分,因为它促进理性与思想的分享。通过合理的、有建设性的行为,我们帮助友人实现他们的目标,而在此过程中,我们自身的理性品质,或者说我们的性格,也有所拓展。这自然会使我们幸福。同样的原则也适用于我们生活其中的社区或城邦。通过努力使其改进,我们自然会加强自身的品格,我们的幸福感也因此增强。


最后,亚里士多德将学习视为幸福的伟大来源之一——假使它不是最伟大的。因为学习使我们能够充分表现我们的理性本质。在欣赏哲学或科学真理,并将之纳入我们自己的知识的过程中,我们抵达了人之为人的顶峰。


亚里士多德得出结论,幸福并非由命运或神明预先决定,人们可以通过在工作、努力或学习中有意识地将一种品德高尚的生活表现出来而经常地获得幸福。“我们通过建筑,”他说,“成为建筑者,通过演奏竖琴成为竖琴演奏家。那么同样,我们通过公正的行为而变得公正,通过节制的行为而变得节制,通过勇敢的举动而变得勇敢。”换言之,我们是在习惯中获得成功的


评价一个人的生活,不应以其起伏的状态为依据,而应通过其发展与表现出来的持久性品德进行判断。这才是衡量成功的真正标准。一个成功而快乐的人,他在培养美德上是坚定的,他使命运的无常变得无关紧要。正是这种坚定、高贵与气度最为我们所敬仰。“与美德相一致的活动控制着幸福。”亚里士多德说。


行为与决定


柏拉图认为,仅仅欣赏美德就足以令一个人高尚。但对亚里士多德来说,一份好生活务必是将美德体现于行为之中:“正如奥林匹克奖项并非要颁给那些最好与最强的,而是要颁给那些竞争者——因为只有这些人是赢家——这也同样适用于生活;在优秀与善良的人当中,只有那些行为得体的人会赢得奖项。”


他对自愿行为同非自愿行为进行了区分。小朋友和动物会做出自愿行为,但并不会做出真正的决定,因为这需要有意义的理由或思考。由于成年人具备审慎考虑和做出决定的能力,使用好这些能力就将使我们感到我们正如所应当的那样活着——像理性生命一样专注于创造有价值的东西。我们可以渴望某事,但为了实现它我们必须决定采取特定的行动。而同样,我们可以相信某些事情,但形成我们性格的还是行为。“无法自制的”人,亚里士多德说道,其行为是出于欲望或悦人之物。相比之下,“自制的”人则“恰恰相反,其行为出于决定而非欲望”。


如今在政府间很流行关注“国民幸福指数”,而不再仅仅是经济产量。他们的顾问希望能从亚里士多德关于好生活以及至善的思想中获得指引,制定出可能为最多数人谋取最大幸福的政策。这是一种高尚的努力。不过,对于为个人幸福开出处方,我们应当有所警惕。正如亚里士多德所教导的,每一个人,依据其所要发挥的属于其自己的独特潜力,都将会有一条不同的通往好生活的路径。我们面临的挑战不在于将幸福本身当作一个寻求目标,而在于去追求对我们而言最富有意义的生活——而在此过程中,幸福将自然会随之而来。